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大唐承包王 > 第746章 香饽饽

第746章 香饽饽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你师侄?”孙伏伽望着李宽,笑道:“殿下莫开老臣玩笑,你何时有这个一个师侄了,而且还是在角落。”
  
      身为李宽的老朋友,孙伏伽不敢说自己认识李宽身边的所有人,但很多亲近的人还是认识的,更别说是李宽的师侄了。
  
      尽管过去了好些年,总归有一点当年的影子,而角落那人,孙伏伽丝毫看不出有熟悉的影子。
  
      相比较其他人,作为李宽师侄的男人独自一人坐在角落,看着很孤单,一位前去敬酒拉拢的人也没有。
  
      当然,或许也是因为他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,令许多品阶一般的臣子望而却步,不想其他回长安的官员偶尔便有臣子前去敬酒拉关系。
  
      瞧见李宽指着自己,男人微笑着拱了拱手,李宽也是慈祥的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真的很慈祥。
  
      那种笑容就像徐文远看着李宽时的笑容一样,让男人心中甚是无奈。
  
      李宽转头盯着孙伏伽道:“谁和你开玩笑了,真是我师侄,我师父的孙子,不是我师侄是什么,作为他在长安城的唯一长辈,他的婚事你说我说了算不算。”
  
      见李宽确实不是开玩笑,孙伏伽惊讶道:“真是你师侄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不是废话吗,我徐师父的孙子不是我师侄是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徐老爷子的孙子不是徐宏毅么,何时有这个一个孙子了。”孙伏伽傻眼了。
  
      李宽无语般的笑道:“谁跟你说师父只有徐宏毅一个孙子了,这是他老人家的小孙子,徐宏敏,字有功,若非这小心心气高,一心要做到徐宏毅那小子的位置才成婚,哪有你家女儿什么事?
  
      要不是师父他老人家念在徐宏毅和怀玉生了三个大胖孙子了,有功早被逼着成婚了,估计也没你家小娘子啥事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还等啥,你快叫过来问问啊,你好些年没回去了,如今哪知道人家有没有成婚。”孙伏伽催促道。
  
      李宽想了想,觉得孙伏伽说得也有道理,他都快有四年没回去了,徐有功成没成婚,他还真不清楚。
  
      “有功,过来坐坐。”李宽起身便朝徐有功喊道。
  
      这一喊倒是把朝臣们喊愣住了,也把孙伏伽喊急眼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的殿下,您能别喊么,你看看房相和长孙司空,这是要抢人了啊。”
  
      李宽安抚道:“你放心,没问题的,若是有功未成婚,肯定去御史台,也是你的女婿,我已太子的身份保证。”
  
      李宽这句话很轻,但是他周围的官员可是听了一个清清楚楚,不由的望向了徐有功,暗自回忆自己家中可否有适合出嫁的女子。
  
      毕竟好女婿也是难求啊,尤其听李宽的意思,这个叫有功的男人明显是替孙伏伽的小女儿介绍的夫婿,能让李宽介绍给孙伏伽,想也知道不是什么简单人物。
  
      孙伏伽与李宽的关系,凡是有点资历的臣子都知道。
  
      徐有功走到李宽近前,行礼道:“宏敏拜见师叔,见过这位长辈。”
  
      不清楚孙伏伽的身份,但是叫长辈肯定是没错的,谁让他的辈分低呢,看样子就知道孙伏伽与李宽是同辈相交之人。
  
      徐有功准备的很充分,从怀中掏出了两件玉饰,递给李宽,笑道:“此乃赠与师弟师妹的见面礼。”
  
      李宽准头看儿女,却发现两个小家伙不知何时跟着李哲一起到了李世民身边,看着徐有功无奈地笑道:“有心了,坐。”
  
      徐有功行礼,这才盘腿坐到李宽身边。
  
      不卑不亢,不因有李宽这个师叔便自傲,孙伏伽是越看越喜欢,在李宽身边连连咳嗽。
  
      李宽也懂,遂问道:“有功啊,你近来四年可曾婚配,可有喜欢的女子?”
  
      “未曾有过。”
  
      李宽笑道:“那师叔给你介绍一女子吧,就是这老头儿的女儿,与你同岁,他家小女儿我知道,才学品行一样不缺,知书达理,关键长得也漂亮。”
  
      说真的,李宽很是乐意见到这门婚事能成功。
  
      一来,孙伏伽是老朋友了,他家小女至今未能嫁出去有李承乾很大责任,关键年纪和才学相貌,都与徐有功很契合,难得的好姻缘。
  
      二来,徐有功的婚姻也是徐家老大难的问题,徐文远夫妻不知道愁了好些年,徐有功一心想做到自己哥哥的地位才成亲,也不知道是不是两兄弟从小就喜欢比较的原因,犟死了没到徐宏毅成婚时的位置不成婚。
  
      但是徐宏毅当初可是最早的臣子之一啊,在大唐生活过多年,其后才去华州的徐有功又岂是用时间便能弥补这其中差距的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,两兄弟的本事其实真的相差无几,徐有功的本事并不比从小便跟着李宽他们的徐宏毅高出多少。
  
      徐有功苦笑道:“师叔,您既知道师侄想法,又何来此一说。”
  
      “没让你一定要成亲,你先看看,大家认识认识,你看看自己喜不喜欢,师叔又不是逼着你现在成婚,再说了你也得想想师父他老人家。
  
      你小子从小就与宏毅不对付,总是喜欢争,你爹娘也是疼爱你,倒是把你养在膝下了,宏毅就只能跟着师父,你自己想想有多少年没见过师父他老人家。
  
      师父跟着我去了闽州不说了,但是当年在长安城呢,整整六七年,自从你父亲调出长安之后,有几次回过长安看过师父。
  
      等等,你不会是因为这个关系,觉得师父疼爱宏毅不疼爱你吧?”
  
      徐有功苦笑,认真道:“师叔,我真没这般想过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,你小子比你爹娘懂事,也不会说假话,信得过。”李宽点点头,话锋一转:“所以说你抽个时间去见见又如何嘛,又不会少你一块头,况且师父和师娘年纪真大了,说句难听点的,你不会让他们临走前也见不到你成婚吧。
  
      我还想着,你成婚时请师父师娘回长安呢,我近来可是真没时间回去看望他们二老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李宽这边在劝说徐有功,李世民那边,他忙着问李哲。
  
      “哲儿,你父王身旁之人在华华州时,是何官职,能让你父王如此看重?”
  
      李哲头都没回,回答道:“一县之长。”
  
      一县之长,回来长安城估计也上县县令,合适。
  
      李世民笑道:“哲儿,你认为此人与你高阳姑母是否合适?”
  
      “皇祖父,您说谁?”李哲吃惊的望着李世民,很想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高阳姑母。”
  
      这次听清楚了,李哲埋怨道:“皇祖父,您可别乱点鸳鸯了,就高阳姑母还配不上他,差着十万八千里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怎么胳膊肘外拐,你高阳姑母好歹也是皇室公主,怎么就配不上一县县令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皇祖父,您是打算自己去说,还是让孙儿去说?”
  
      李世民白了一眼李哲,提醒道:“他在你手下为官多年。”
  
      这种事怎么可能他一个堂堂皇帝去说嘛,自然是李哲这个旧主去说才合理嘛。
  
      李哲叹道:“您让孙儿去给说,孙儿估计父王得把孙儿抽一顿,您知道那是谁么,那是孙儿师兄,徐师爷的亲孙子,嫡亲孙子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